说说组织这东西

王福强

2021-01-24


组织的本质是重群体轻个体, 常呼唤“放弃小我成就大我”, 其实多少也是为这个本质服务。

所以,做为一个组织的领导者,其实TA想要的就是We, 而不是Me,Me在组织结构里都应该是被Role给代替,被抽象,被个体实现。

https://github.com/keevol/boss-will

组织重群体轻个体的目的是通过组织达成规模化效能, 而达成规模化效能的前提条件基本上就是“标准化”, 只有标准化了, 规模化才有成就的基础。 从这个角度来说,把人标准化其实就是把Me隐藏于We之下,以标准化的Me来成就规模化的We。(但每个人其实又是Unique的,所以, 组织其实是反人性的,也就是追求熵减)

那组织追求规模化效能又是为了什么呢?或者说追求什么方向或者目的上的规模化效能呢?

我们知道,公司是一种组织形式,而公司的“使命愿景价值观”,其实就是组织的方向盘,也是这家公司成立的终极目的。 如果一个人就能搞定的“使命愿景价值观”,其实也没有必要成立公司了,所以,“使命愿景价值观”是公司作为组织群体的整体方向和目标, “使命”是要告诉大家我们要做一个什么事情, “愿景”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将把这个事情做成什么样子, “价值观”则是告诉大家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行为模式(简单点儿说就是什么是好的,值得崇尚的,什么是不好的,应该唾弃的)。

组织需要一个存在的意义,这种东西说起来很虚,但如若真的没有的话,即使整个组织的管理工作做得再好,这个组织也是没有精气神儿的。所以,如果一个组织的创始人是掌舵人,TA一般是看不惯自己创立的组织没有精气神儿的,通过文化和价值观建设,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这说起来很虚的东西, 机械体和有机体结合才是完美的体系。

组织做为一种实体,也会因为内外矛盾的发展演化有着自己的生命周期,短则一两年,长则百年,但不死不灭是不太可能的,TA比人好就好在,接班人和领导班子选得好,存活得时间可以比人的自然寿命更长(依照2021年当下的标准)。

组织作为一个实体,在不断“逆流而上”抵抗熵增的过程中需要消耗很多“能量”,所以, 商业上的成功(俗称赚钱)是TA得以延续的底线,如果商业上不成功,组织搞得再好也无法延续(当然, 鉴于摸金校尉也是一种模式,组织的“商业成功”表现形式也是不一样的)。
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