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墙老师说

一个架构士的思考与沉淀 扶墙老师,辨证施“知”


我是一只虚脱的瓶子
不知道何时开盖是要灌水
或者何时开盖是为了倒水


恍然间醒来一次,
想说话,
却发现喉咙像极了干涸的河床,
充其量一丝气息泛起些许微尘。


睁眼是不可能的,
太耗费能量,
大部分时候只能在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环境中扶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