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底个人住院杂记



2014年从msn space存档中重新恢复出来!

这周休假,不过,休假的安排有些出人意料,休假的地点也不是那么令人“心情愉悦”,因为我在医院里待完了休假的这几天…

谁也不敢说住院是件快乐的事情,不过,对个人来说, 也不算没有收获,下面的文字,就是记忆这段日子的…

1 人物见闻篇

同一病房里四个人,除我之外,都是老爷子,先从老卢说起吧!

老卢,全名“卢德智”,归国华侨是也,新加坡籍,原被海事大学以50K/month的价格返聘回来,先担任技术学院顾问。 老卢通常是早上八点钟过来,打两个小时的吊瓶,然后回家,每日如此。随是八十有二,且癌症在身,但依旧精神矍铄,红光满面, 从他身上,你绝对看不出有病的迹象。这种人走到哪里都会给你带来快乐,给你带来希望,给你带来鲜活的空气,我在的这几天就看到许多人跑到我这个2072病房,专程来看看老卢这个人到底是如何像传说中的那么神。

老卢绝对是出身优越,早年就学英国剑桥大学,攻读的是机械方面的博士学位,你想想,国民党那个年代能够读得起剑桥的,家底绝对丰厚。 据他自己讲,那时候读书可是花了老了钱了,而且,都是真金白银,当年口袋里都装个两三个小元宝,现在小元宝基本上是看不到了,那都是真货! 剑桥当年好像是毕业前一年都是环游世界考察,老卢说这辈子自己哪里都走过了,所以,现在对死亡好像也比较豁达。而且,从他的言谈举止上也能看出, 他绝对是那种乐观的人,2年前第一次手术后就直接坐下打麻将的人,能有几个?!

或许是走的地方多了,受各国文化熏陶多了,老卢的许多言论都比较有“意思”,不止一次的跟我说“女人要浪,男人要闯”,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自己的那段风流往事。 其他几个老爷子张罗着要负责我们病房的护士给我介绍女朋友,然后老爷子就接上话了,说自己当年就喜欢白大褂,说国外的护士学历高,人长得的漂亮,自己当年就喜欢上一个金色头发的护士,可是让他老婆给搅和黄了。 老卢的第一任妻子是日本人,就是搅和他们的那个人,据他说,他老婆当年跟他住对门,动不动往他那里跑,跑着跑着,就把肚子跑大了,得,中国人那时候封建思想在那里嘛,而且也是黑眼睛黑头发,虽然不漂亮,也就把婚个结了。 他老婆当年是抱着孩子读书的,想想真是搞笑,本以为自己风流,反倒让他女人给套住了。要我说,老卢年轻时候那确实是帅,呵呵,他的驾照本里面都放着好几张年轻时候的照片,绝对帅哥一个,他都说,那时候女的都倒贴,可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日本老婆手里。 老卢两个女儿,一个在新加坡,一个在加拿大,原来的日本老伴过世了,现在的老婆是原来照顾他的,比他年轻十多岁,第一天看见我还以为是他妹妹那,实际上,我认为是他老伴儿的人,才是他的妹妹,呜呼,看走眼了…

老卢还有许多有违中国传统道德的言论,零零散散的也记不清楚了,总之那,他绝对是那种乐观,看得开的那种人,年老心不老,手机的铃声你猜是啥?!凤凰传奇的那首“自由飞翔”,够新潮吧?呵呵

经过老卢这一床,姓林,大名我不太清楚,因为这位大叔不是太爱说话,不过,岁数偶知道,今年五十有七,下岗职工再分配到台山冷库,他应该是粉瘤切除后,在同样的位置又长了个肿瘤, 所以,得做手术切除。相对于老卢,林大叔就只能算默默无闻了,但是,他绝对也让我羡慕,他们夫妻俩绝对属于相敬如宾,家庭和睦的那种,从进病房的那天起,他老婆就没离开过病房, 恰好老卢是打完吊瓶就走,所以,林大叔的妻子可以晚上陪护,哪里像我啊,死在医院都没人关心,呵呵。

因为林大叔属于不是很健谈的那种人,而且手术挖去了一大块肉,伤口一直很痛,所以没有多做了解,只是老两口恩恩爱爱的,真是羡煞旁人。

靠窗的床位是属于老刘的,全名刘金述,老刘也是癌症,三年前就有,这阵子是因为疝气和一个小肿瘤要做切片,在等着做手术。 星期二早上六点多我进病房的时候,就老刘一个人在,所以,跟他扯的多一些,不过,或许是代沟的关系,谈的也不是很投机,不过,我还是很容易的给老刘归归类的。

老刘跟林大叔同岁,也是五十有七,两个人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,卅年自然灾害等事件,而且,加上这一身病,老刘就比较悲观,甚至一直宣称要一死了之, 我同学有几天过来照顾我,恰好是学化学的,聊到氰化钠,老刘就一直说,“小老乡,你帮我个忙呗”,第一次听他这么说我还没理解啥意思, 我同学说这忙一定不能帮,我才忽然明白过来,原来是要氰化钠呀!所以就跟我同学一个劲的劝老爷子,千万别忘那个方面想,想想家人,儿子,孙子,想想天伦之乐啥的,多好呀。 可老爷子还是会是不是的唠叨活到头了,该活明白的都明白了,没啥留恋的了,遇到这个时候,我也没辙,呵呵,只能让他自言自语了。

或许老刘的境遇确实不好吧,许多东西都不顺心,早年当兵捞上胃病,还因为这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,当时部队上有个点名要他去什么学院学习的机会, 可是因为当时他胃病住院而没能去,不然出来直接是参谋,现在如何就不可限量了。自己现在的境遇跟老卢一比,加上现在身上一身病,可能心境更加不好了。 我不是当事人,真的不好揣摩…

其实老刘也不是那么悲观,他属于不说话就难受的那种人,只有一天话不多,大部分时间躺着睡觉了,后来才知,原来是发烧了,发烧了当然就没有精神头说话啦。 老刘的言论比较有意思,有成为希特勒二世的潜力。他认为,这世界上就该像蜜蜂那样,工蜂只管工作,由一部分人专门负责生孩子繁衍的任务。 “你说你长得那么歪瓜劣枣的还非要生,干啥呀,你生出来的有人家体育明星生出来的漂亮呀”,呵呵,他认为,要科学家,就找最优秀的科学家来繁衍下一代,要漂亮的,就找体育明星长得漂亮的来负责。 我跟他开玩笑说,要是让你得志,那你一定成为希特勒二世,这观点难道不就是当年的“高贵的雅利安民族”言论的翻版嘛。

负责我们病房的护士叫张蕾,我一直感觉她跟我一个大学同学很像,但说不出来到底哪些地方像,她比较大大咧咧的,但为人不错。

主任叫邓昕,长得人次面善,就是看在这一点,所以才接受他的建议,我才住院的。相反,我那个主治医生叫张猛,一看名字你也能猜到,人长得比较威猛,呵呵,听说早些时候他留的是长发,现在还好,其实人还不错,就是做手术的时候嘣几个脏字,让人觉得不是太稳重罢了。

大吊瓶的小护士是实习的,扎针的时候很紧张,我让她别怕,随便扎,她反而愈发紧张,我都能看到她的手抖,而且,我的左手上的针眼,明显要比右手的针眼留下的伤痕更大。

其它的人就“风水轮流转”了,没啥要说的。

2 个人感受篇

从何说起那?先说手术吧!

周二中午做的手术,因为进手术室啥也不能带,所以,我只能以模糊的视野打量手术室,完全跟电视电影里的不一样,没那么干净明亮,呵呵,边上台子上还有人正在做另一个手术。本来吧,这种小手术也太会出现状况,可这猛医生显然是错估了麻药的量了,手术进行到一半麻药就有些过劲了, mmd,老子只能忍着,反正我感觉,手术完了,我脑瓜子上肯定是一头汗水,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疼的。手术期间所能感受的包括:

  1. 血流在腿上和身下的感觉
  2. 电刀切割后皮肉烧焦的味道
  3. 轻微的剪刀游走于切口的感觉(麻药没有完全失效)

手术后被护士推出手术室,本来我同学在门外的,可是医生让他直接去病房等了,所以,护士喊了王福强家属也没人答, 边上其他家属都嘟囔了,这家属怎么搞的,什么人那,我听着心里多少有些凄凉了,虽然只是局部麻醉的手术,没啥大碍,但听到这些话,还是会多少感觉凄凉,呵呵,谁让你一个人在外那。

进病房自己带了几本书,本来想在这段时间用来打发时间的,不过,人来人往的,很少有清净的时候。别人的家属,朋友,同事过来探望时候,我只能在边上孤零零的看书和睡觉,挺tmd不爽的,虽然我很能耐的寂寞,呵呵。

病房里除了我都是老爷子,也让我重新打量自己,如果我到了他们那个岁数,身体会怎么样,也要承受癌症之类疾病吗? 到了五六十岁,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,会像他们其中某个人那样吗?我不知道,但我希望不是这个样子。但也只是朦朦胧胧的感觉,要做什么,要怎么做,依然是个未知的题目,我还在探求。

今天下午出院前跟老刘和老林扯了很长时间,听他们说他们这辈子经历的文化大革命,三年自然灾害,听他们说自己这几天的医药费多贵多贵,听他们说现在的孩子有多不好养,奶粉钱有多贵等等等等, 显然这些我都听说了,部分也体会了,但听他们说过后会愈加感觉沉重,我一直在寻找其他的途径去迎接这些方面的挑战,但从来不知道我选择的是否正确,呵呵,或许真的得活到那个岁数回头看看才能知道?!

这几个月的空档期挺长的,感觉现在的人就像掏空了似的,说不好怎么回事,但既然像被掏空了,我当然在尝试去refill,希望达到李小龙说的那样,empty , then refill the cup的境界。 零八年挺tmd的不爽的,虽然有好事,有坏事,有惊喜,有悲伤,但还是感觉悲剧色彩多了一些,还好,再不好也要过去了,了却了这一切,让我09年开始新的纪元吧!Amen :0)

Warning

不要问我为啥住院,做的啥手术,问我也不会告诉你,呵呵


Comments

郑东霞 郑 - 12/15/2008 10:28:06 AM

能体会到生病了没人管的凄凉,通常坎坷的一年过去后,就会迎来收获的一年,祝早日让自己 full 起来!

任贤 刘 - 12/18/2008 8:32:38 AM

阿福我越看越想关心关心你,看到最后一句,原本想说的话被活生生噎了回去,难受死我了~~不管怎样,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啊!! 今年好像有点不顺,过去了就好啦,要相信自己,明年一定会什么都好的!

-Renxian

凝 水 - 12/22/2008 3:32:08 PM

住院了?怎么没通知声? 才看到呀! 恢复得咋样?!

荣久 史 - 12/25/2008 5:26:31 PM

真幸福,住院都碰到牛人,还血牛,你马上该交好运了.

qiuying wang - 3/23/2009 11:41:14 PM

迟到的问候! 你这厮,“哪里像我啊,死在医院都没人关心”,什么话呀,你连住院都不告诉朋友一下,还好意思在这悲凉?真是的,不是每个朋友都能钻到你肚子当你蛔虫的,下次再这样,大家就一起说你 该! 不管怎么样,一切都在好起来了,希望你越来越精彩,偶可是很佩服你哦!嘿嘿!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