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英极的日子


2014年从msn space存档中重新恢复出来!

今天开玩笑说我的新书的前言写完了,邹晓旭问啥书?是不是《我在英级的日子》? 呵呵,想想也是哈, 不过,这个题材要写本书有些单薄了,所以,写篇回忆录吧,OK, let‘s start!

英极编年史之事件篇

2004年加入英极,直接进入credit项目组,一干就是2年多,基本上,从加入公司就开始了朝九晚九的生活,周末只休一天,周六算作正常上班,后来好像到2005年随着某些项目经理的提议,英极才将每周休息一天变为隔周休息一天,当然这些算是后话。 刚进英极,credit算是当时公司最大的项目组了,充其量也不过10人左右,呵呵,到04年12月1号credit第一期发布成功,我们基本经历了三个阶段:朝九晚九,朝九晚11和黑白颠倒。 不过这还算好的了,毕竟我们发布成功了,另一个组可不是那么幸运了。

当时除了credit,隔壁还有一个FX的项目组,他们当时的“拼命”程度比我们还狠,当然啦,一定程度上是被逼无奈,因为项目发布后就搞砸了,当时比较有意思的就是,FX第二天要发布的时候, 所有的组员居然都不知道这一天是正式发布,甚至项目经理好像都不清楚,当然这种情况下发布出去的产品,不砸基本就是impossible了。 至此坐在隔壁的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幅景象,FX的兄弟们基本就是以公司为家,困了找张被子往桌子底下一铺迷糊一会儿,醒了接着干,呵呵,最长好像有三天三夜连着干的,靠,简直tmd的超人那! 相对于FX来说,credit前期虽然也是辛苦,但是在12月1号发布后,没有出现大的问题,算是一次成功的发布,所以没有搞得跟他们那么惨。

到2004年底,英极基本上就这两个大一点儿并且虎虎生风的项目组,其他mac机以及c之类的开发组,没有几个人,应该算维护一类的工作吧,2004年,基本上是在这两个项目组的工作中谢幕的。

进入2005年的时候,哦,可能是04年底的时候就开始了,随着日本活力门(livedoor)集团的崛起,作为其中国的子公司,英极也随之开始了扩张。 英极也从原来几十人的公司扩张到了三四百人,当初英极最大的项目组credit,这个时候也只能干称小弟了,根本没法跟那时候三部张凌涛带领的200多人的证券组相比。 不光国内英极这边开发迅速扩张,大连这边的对日服务的CallCenter也同样迅速扩编,极力吸引日本毕业生到大连这边工作。 那个时候的英极也随着活力门集团而活力十足,魅力四射,不时的可以看到崭新的面孔,各项工作也随着部门的设立和规范而有条不紊的进行。 Credit虽然那个时候基本稳定了,人员上不像初期那个时候那么紧张,但还是吸纳了几个新人,老王那个时候已经是公司的CTO兼开发部部长,credit由老李做PM继续后继工作。

不过俗话说的好的,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06年元旦左右,随着livedoor的传奇人物因为金融诈骗问题在日本那边受审,livedoor的神话也开始轰然破灭了,可谓树倒猢狲散,英极也无法单独承担原来的扩张所带来的压力,遂于某月周例会上宣布,打算几周后开始进行人员调整。 先从那个组最先开刀我是记不清楚了,因为credit应该算是最晚的吧。反正你可以想想,或者早就应该有所耳闻,三部进行人员调整的时候,基本上是一片“苦爹喊娘”的景象,当然,我是不愿凑热闹看这些东西,不过听说保安啥都上了,应该有不少情绪控制不了的吧! 从后来的红黑榜上骂娘的就可以知道这次“人员调整”造成的结果如何了。证券组当时虽然是最大的项目组,但到livedoor出事儿之后,跟某些bank的谈判一直没有搞定,所以,开发方面也是迟迟没有全面的开展,部分人员闲散严重。 当每天上班就是上上网聊聊天的时候,突然说就被告知第二天不用来上班了,可以想想那些场景的出现也不足为奇了吧。不是我没有同情心,其实,“骂娘”只能说明你自己有问题,有那个时间“骂娘”,早干啥去了?!自身没有忧患意识,也怨不得任何人的!

反正三部裁员是大头,剩下的就是零零散散了,到我合同到期,老王安排我去天安的时候,人员从三四百好像弄到了200左右吧,当然,也可能我记错了,不过大体差不多。 credit当时还没有怎么动,不过,我到天安之后,老李也跑到了海辉,之后credit也开始了“人员变动”,呵呵,这些是我不在的时候发生的,具体啥情况我也就不想扯了…

总之,从时间跨度上来说,我经历了英极初期的艰辛到鼎盛时期的辉煌,然后部分见证了随着livedoor大厦轰然倒塌后英极随之的衰败,so this is the thing as it is.

英极编年史之个人篇

我是2004年6月10日到英级的,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个日子记得那么清楚,或许到英级本来就够突然的吧! 本来那个时候我在联系一些公司准备从常州国光辞职的,因为国光跟日立的项目洽谈一直没有什么进展,人一直闲着, 所以,为了前途着想,不得不到处hunt新的职位,苏州上海等地的公司,最后敲定了一家上海的公司,开源产品比较偏重的, 说好周六过去上海签约。但是,这个时候恰好原来做兼职时候的PM在msn上跟我提到大连这边英极也在招人,而且待遇不错, 所以我就直接发了封email过来,说让这边2日内给我一个答复(周六要去上海签约嘛),没想到当天曲静就电话过来了, 然后老王的电话面试,笔试是net上传给我的,大约半个小时搞定了吧,然后send回来,反正到现在我也不知答的咋样,呵呵。 那天下午曲静就msn问啥时候能过去,说了一些啥6.10号恰好还有公司组织出去玩之类的诱惑之词,然后就让她给骗过来了, 应该是6.9号的飞机,当晚在大学同学那里凑合一晚,第二天到公司报的道。

进公司第一天当然不免各种手续和流程啦,先是曲静哇啦哇啦一堆什么公司规章制度啥的,然后是王珏作为开发本部部长进来给我讲讲公司的情况, 最后才是曲静说的“人很好的”即将成为我的项目经理的老王同志,进来也没扯啥,直接带我到开发组了,再细节的东西不记得了,最深刻的是当时看到都穿拖鞋,呵呵,这一点后来才明白。

刚进credit的时候,项目刚刚启动,还处于前期需求分析和技术调研阶段,记得当时组员也就那么几个人吧,现在都能数出来:老王(PM),徐敬琪(WhiteSock,袜子),曲天连(肥猫,garfield),大凯,凌爱国,杨小明,最后就是我和同样刚进项目组的老迟同志,呵呵。 那个时候是大长桌子,几个人都在一个大的隔断里面,而且英极当时充其量也就几十个人吧,整个大厅其实还算满“宽敞”的。 测试人员那个时候和开发不在一个隔断,所以,晓丽和阿梅在项目初期不是很熟。 翻译当时是财哥,小金啥时候进来的我还真忘了,应该是04年末以后吧。 随着项目人员的需求,老李,阿俊也陆续加入CREDIT,到2005年,基本上credit人员也凑齐了,贾维,阿九,晓强,鲁鹏…

刚进credit那会儿,对swt和jface之流根本就是一窍不通,因为之前一直做J2EE的web方面开发,所以,马上转到standalone的应用开发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 反正只是记得老王直接把swt的新闻组网址往我的IE里面一敲,就放给我看了,靠,现在想想,还亏英文过得去,不然新闻组那些东西打死都搞不懂啊。 除了SWT/JFace,还和袜子负责各种技术(hibernate之类)的调研,然后写调研报告…

当日方的式样讲解差不多的时候,基本就开干了,毫不隐讳的说,式样讲解我是大部分没有听懂,因为听听着就迷糊,呵呵,当然,那个时候毕竟经验有限嘛。 这开干起来,那可就没个白天黑夜咯。基本上老王那时候属于强夜猫子型,白天他乱七八糟事情缠身,所以,干活儿没啥效率,那么就晚上发飙,通常是后半夜反而精神抖擞的。 这可就害惨我们了,我从小属于长睡型,一睡觉少了就没精神,一过后半夜眼皮肯定打架,开始规定是晚上9点下班,后来因为12月1号credit第一期要发布,就直接天天11点才能下班回家,这个时候还算好的,起码能回家睡(当然,也不能叫回家睡啦,因为那个时候寄居在同学那里),每天班车最后肯定是剩下我,晓丽,还有到大纺的一个哥们,这哥们后来走了。 到接近发布的前一个月,credit全员纯粹就颠倒了,晚上和后半夜干活儿,白天回家睡觉,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怎么熬过来的,听老王说是,一到后半夜我就不行了,呵呵

这种生活持续了半年多,天天如此,月月如此,所以,你也不难理解说有些人刚来英极1天,第二天就不来上班了,呵呵。试用期到了要转正的时候,我想过要闪人的,不过最后还是留下来了,具体为啥我也记不清楚了。反正,那时候杨小明已经走了,我应该是第二个老王找的谈的, 最后就记得他那句“操,怎么都那么有想法”,呵呵,估计前面的人跟我的闪人想法都差不多,哈,最终留下来我估计我也没啥高尚的想法吧,呵呵,一个我贪心,多要了点儿工资,另一个就是看老王跟吉田较劲,我也有点儿要较劲的感觉,就好像你能顶,我咋就不能顶下去的意思,who knows,呵呵

credit第一期开发完成之后,第二期和后继开发虽然也是时有加班,但已经不像原来那么“惨烈”了,基本上每周三发布一次版本。从啥时候让我负责版本发布我记不清楚了, 估计初期就已经给我了吧,InstallAnywhere从5.5的调研到吉田自己付费的6.0版本,最终发布文件的打包都是我这里做的。所以,到后期的时候,我基本上就没啥开发任务了,呵呵 一到周三发布,如果手头有开发任务就对应一下,没有就上上网,吃吃零食(当时晚上加班有补助的,而且周三通常都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验证完毕)。 但是,还是一样,我一到后半夜还是犯困,通常都是老王或者老李看测试通过了,走过来叫醒我,”阿福,开始打版本了“,我就睡眼惺松的爬起来,开始抖擞精神着手发布。 迷糊归迷糊,不过打包制作installer直到上传服务器发布,好像我还没有因为马虎出过问题,幸哉幸哉,呵呵

那段因为晚上最早九点下班回家嘛,所以晚饭肯定不能回去吃了,所以,一段时间我们就三五成群的往黑石礁或者东财院里跑,冬天是跟老李,阿俊吃黑石礁路边摊的蒸饺最多,那家蒸饺做的比较有特色,价格便宜量又足,”我们一直用它“,呵呵,主要是咸菜还免费,冬天蒸饺加蒜泥,那叫一个爽啊。 其他有段时间是老李,袜子,曲儿往东财院里儿跑,那里许多小饭店,价格不贵,吃的也不错,几乎每天晚上换一家或者同一家换不同的菜吃,呵呵,AA嘛,今天你掏了,明天就是我掏,回想起来那个时候还是挺爽的哈。

05年英极最鼎盛的时候,credit组我手头上的工作基本也没啥了,InstallAnywhere啥的也开始能transfer给刚进来的吴晓军都transfer给他,恰好公司准备搞全员的一个技术培训,包括spring,hibernate,linux系统以及各个数据库等 内容。 因为我是比较早在项目里面使用spring的,所以,顺便跟老王提了一句说spring那块儿由我来讲,后来就我和Roger配合进行的spring的培训,我主讲IoC和AOP,他负责Business Middle Tier以及MVC相关内容。 培训总结在我之前的日志里面也有所总结,呵呵,这里就不扯了。

后期对credit项目做了一定的回顾,主要是技术架构方面的东西,在之前的blog中也有所阐述,毕竟技术和理念都是在发展的,即使你不能从原来的legacy系统转换过来,但是,所谓温故而知新,你可以从原来的系统中发现不足并进行改进。 相对于那个时期我提出的总结,感觉还是比较恰当的,因为系统当时确实存在这些可以改进的问题。 但是,任何观点或者方案的提出都是有其背景和前提条件的,如果不能满足这些,或许提出的改进方案反而会带来负面的结果。 从看FES的front组使用EclipseRCP就可以说明以上观点,在没有相应技术储备,没有相应master的开发人员,在短时间内上线一个稳定的产品,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,这当然是后话,与英极没关系,呵呵

06年上半年在项目组工作不是很忙的情况下,我报了驾校,开始了考取驾照生涯。看起来好像请假挺多,但是,结束后回头看看,好像加起来也就三天假期,呵呵,自己都有些不相信,靠,没摸几天车就把驾照拿到手了。 不过偶比较有自知之明,将来要上路肯定要先找陪练先提前跑跑,呵呵,总之那,一句话,偶06年拿到了偶人生中的第一本驾照,C照哦,哈哈

随着livedoor一帮元老与英极上层又重新组建了恒睿软件,偶合同到期后就被老王“连哄带骗(kidding)”的给弄到这边来了,英极的个人编年史就此结束。


Comments

春英 金 - 8/30/2007 11:21:23 AM

我相信在credit呆过的,心里都有本书啊~~ 我记得第一天进公司把刘石误当成日本人达两天~

dong wang - 8/30/2007 11:22:22 AM

传奇啊。整得我也想写回忆录了 我在猿洞属马的日子 凝 水 - 8/30/2007 11:30:54 AM

看了,都是眼泪。 我现在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…… 凝 水 - 8/30/2007 11:32:02 AM

感觉有点像红楼梦。 Roger™ - 8/30/2007 12:32:44 PM

一员大将即将离去,留下的全是血泪史! 兄弟,干杯,继续努力。 noisenoise - 8/30/2007 2:03:05 PM

黑石礁哪里有卖蒸饺的店?没发现过啊看了照片,还是很让人感慨啊 xl33 liu - 8/30/2007 3:15:08 PM

怀念累但却充实的credit,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晚上到”大纺”的那个同事是谁了,哎^ Dino Li - 8/30/2007 3:39:55 PM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 Wang Darren - 8/30/2007 5:43:26 PM

to Kim: 是因为石头胖嘛?hoho to 师姐: 现在不知道有没有了,那时候是冬天,沿着黑石礁辽师附中那个路口往里走,路边会有围起来的帷帐,那里面是卖各种小吃的,包括蒸饺。

春英 金 - 9/11/2007 9:21:44 AM

是因为石头冲我只点点头,不说话,所以误认为是日本人。 而且他的胖胡劲儿也像^^(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


「为AI疯狂」星球上,扶墙老师正在和朋友们讨论有趣的AI话题,你要不要⼀起来呀?^-^
这里

  1. 不但有及时新鲜的AI资讯和深度探讨
  2. 还分享AI工具、产品方法和商业机会
  3. 更有体系化精品付费内容等着你,加入星球(https://t.zsxq.com/0dI3ZA0sL) 即可免费领取。(加入之后一定记得看置顶消息呀!)

知识星球二维码

开天窗,拉认知,订阅「福报」,即刻拥有自己的全模态人工智能。

订阅「福报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