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鸡

王福强

2021-09-20


不要想多了,真的是要说“鸡”这种动物,而不是某种器物。

我们都知道有个词儿叫“鸡贼”, 这个词儿其实很有讲究,首先说这个“贼”字。“贼”字本义是破坏,简单来说就是不让你好、见不得你好。我们通常把盗贼放在一起,其实盗和贼是不一样的,盗亦有道,只劫钱财不伤性命, 贼就不一样了, 劫财是必须的,劫个色就更好了,甚至看被抢对象不爽直接砍死算了,这是贼,比盗那不知道坏到哪里去了。

再回来说这鸡,这鸡吧,有个习性。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小伙伴儿是农村出来的,或者观察过鸡和鸡群, 鸡吃食的时候, 它是不会好好吃食,它要么用爪子刨一地,要么就会去“叨”另一只鸡或者去抢另一只鸡嘴里的食儿,纵使食盆儿里食物满满,也要毅然决然地去抢另一只鸡嘴里那点儿,这是鸡。

把鸡的这个习性和贼放在一起,各位是不是就对“鸡贼”这个词儿更有立体感了呢?

那么,老问题来了? 鹤立鸡群,谁更难受?

在鸡群里,你的策略其实无非两种, 要么做一只斗鸡,“就是不服你,小样儿,不服来抢,我还干不过你?”(但同时也意味着,你已经变成了为了斗而斗,却忘记了,丫的老子就想弄点儿食儿吃,而边上或者其它任何一个地方,食儿都tmd比任何一只鸡嘴里的要多得多得多)

另一种策略就是另一位马老师说的“远离鸡群”,如果既不选择做一只斗鸡,也不选择远离鸡群,那么这只鸡的命运就很被动甚至很悲剧了: 要么被“叨”死,要么就自己默默祈求遥远的救世主(别人帮你挪个窝儿)。

这就是鸡,跟另一种水里的动物在某些习性上有点儿像,甚至更贼;)
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