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云TVP深圳行小记

王福强

2020-12-06



1 修屏幕时候碰到的小孩儿

到酒店刚下出租车,手机就摔了个稀巴烂, 屏幕废废了, 入住酒店要啥码和行程都给不了,还好有同行的兄弟帮衬才办理完入住(谢谢雪丰和徐巍)。 楼上房间也没去,急匆匆地找维修店去了, 没有了手机,也就意味着没有了导航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就只能靠嘴巴问了,先跌跌撞撞地找到一家商场里的华为店,但这里只管销售,给我一张名片,口头给我说了下维修店在那儿,我肯定记不住啊,大体上根据名片位置摸到了附近,但说实话没找到华为的店(第二天才找到),在顺路上找到一家销售手机的店,就问能不能修,说能,得调屏,得2-3个小时, 我不能等啊,下午还得活动,就看他店里有手机,先买了个备用机用着了。

这里我印象最深的实际上是一个应该是高中生模样的小伙儿, 就觉得我的手机好像很高端似地,发出了赞叹的声音,我才意识到, 我无感的东西,在其他人眼里却是那么地具有诱惑力。

2 参观腾讯

这里印象最深的有两点:

一个就是腾讯的机房建设与治理, 全部标准化模块化设计, 在贵州大山里机房建设,体现和验证了ta的快速交付能力, 听同城艺龙的晓波跟我讲, BAT三家,数阿里的机房最low,百度的服务器甚至是倒挂。 嗯,青山湖的机房我倒是去实地看过,相比于模块化,阿里确实是monolith的设计,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新的变化(2016年?),没亲自实地考察过,不做评论,但模块化标准化交付确实不错。

第二点就是腾讯展厅里在场景设计中‘投影’的使用很有意思, 特意关注了一下, 进门的微信和wechat月活数量首先就是投影打到墙上的, 另外就是有一个文学产业的场景, 桌面与投影的动态内容结合,效果还是很赞的。

3 技术服务客户

在腾讯云的几位大咖分享的过程中,有位嘉宾问了个问题,大意是,为啥分享的都是Java技术栈,腾讯不是应该C++技术栈更牛吗? 分享的大咖给出的解释我觉得挺好的,虽然腾讯是C++很牛,但腾讯云实际上更多是服务B端客户,客户的技术栈和技术团队的诉求才是第一位的,技术再牛逼,客户的团队无法掌握并应用那也是没有意义的,毕竟“客户第一”嘛! 技术要切实地服务客户才能真正的影响客户、影响世界呀!

4 5G的进展

几个数据还是挺有意思的:

一个是新的标准在高可用层面达到了6个9, 1毫秒时延外加抖动可控,

一个是5G模组现在最低价格999(华为的), 而与之对比的4G模组现在普遍少于100元,

还有就是终端数量, 今年5G终端的数量已经达到1.7个亿, 基站数量5G是70+万(4G是540万),

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的。

王军博士在5G领域的见解和专业度还是很牛的,听来获益匪浅。

5 年轻人的城市

这两三天个人感受最大的就是, 周边都是年轻人, 深圳简直就是年轻人的城市, 感觉很有活力, 晚宴同一桌本地招商局的同学也帮我印证了这一点(说资深的都走了,我就联想到晓波说在甚至7年的经历,所以开玩笑说资深的都到大平台买飞机去了,希望晓波别介意 -)。

但其实也有暗面啦,毕竟工厂和三和大神也在同一个城市,看看路边普遍一千五百万的房子, 出身贫寒的人,要想在这个城市立足,应该还是挺令人绝望的。 但还是有勇于闯荡的幸运儿,只应该是极少数吧!

城市就是这么个东西, 靠作为流动的数据来训练和培育, 也不知道说点儿啥好,只剩下感慨…
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