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远, 出来后就回不去的地方

FuqiangWang


首先声明一下, 有些负能量的东西, 如果看官执意要看, 看完后要是整个人都不好了, 哥不负责疗伤, 点击Agree继续…

从小, 父母就教导我好好读书,好走出去, 我倒是也不辱使命,从小读书成绩一直不错(家里农活一点儿不会干, 偶尔就一次推车送粪,我妈还为了掩盖”不美好的东西”专门为我的车斗上多铲了一层土),直到1999年考上大连理工, 算是阶段性的完成了父母给的使命, 可是各位,实话说,我真得十分庆幸能够走出来,你们知道我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保持了一个书呆子的执着吗?

负能量回忆录

初中以前被冤枉了两次(印象比较深刻), 一次是同村一个丫头诬陷我,说小学的窗户玻璃是我打破的; 另一次是村里某家的地里麦子被成片的压倒,就住我家前面的一个小孩儿栽赃是我干的, 尼玛, 我叫天是肯定没用的,眼泪也换不回老子的清白啊!

初中, 本应朝气蓬勃的脸上,其实确实一些复杂的表情, 学校门口经常有人打群架(估计全国各地都有,没啥稀奇), 我这种书呆子为了避免被欺负,也是违心地尽量与“有实力”的同学走得近一些,以避免被“调戏”。 在 招远是个什么地方这篇文章里, 那位龙头老大边上村子就有一所武校, 而且确实是武校,因为没有其它附加教育,确实做到了实至名归, 而这离我们”文”校就一村之隔, 可想而知,当时的青少年“欢聚”事件会是多么的兴盛。

虽然我尽量的往自己身上涂抹“淤泥”保持低调,可是,年轻的性格里有些东西时间长了还是压抑不住, 某一次放学, 跟我从小一起上学的发小不知道咋就惹了邻村的小混混,两个个子比他矮的拦路挑衅并欺辱,我这发小居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弄得我实在看不下去,就“干预”了一下, 谁曾想,这俩小瘪三后面还有个早就下学了的小混混, 得, 开干, 打不过人家啊, 好在路过的本村的大人拉开,自始至终,我那发小没动一个手指头,呵呵…

从此以后,这小混混就天天放学路上堵我了, 所以, 又一次我哥和我一起, 就跟他正面冲突,虽然他那次带了更资深的混混在后面撑腰,可看架势我们哥俩一起同仇敌忾的样子,也只是边上看着,我和我哥对那个小混混一个,其实也没打起来,我哥一个高踢腿没站稳, 摔了一跤,不过气势上我们已经赢了,所以就没打起来, 但把我哥的心上了,因为他觉得我没上,光他替我出头了,其实我摆了战斗准备姿势还没用上那…

最后,这事儿是我爸直接找了对方的爸,经过简单会晤之后彻底解决了争端,但是, 留下伤心的我和伤心的我哥,因为第一次我替别人出头,别人没动手; 第二次我哥替我出头,我”没动手”…

不管怎么样,我的初中生活在外围的“硝烟战火”中算是安然度过了, 虽然高中也经常听到和看到校门口有打群架的, 但我进的可是号称“文明监狱”的招远一中啊, 只要尽量呆在里面,类似的“硝烟”就可以少沾染了, 除了监狱内部一战成名(只要962同学自己知道这个典故就好了), 高中算是在高压力的读书考科举的目标感召下顺利毕业, 北大清华没考上, 漂洋过海到了大连也挺好…

牵绊

虽然有那么多不愉快的回忆,但内心还是对这个家乡有那么多的牵绊, 就跟某同学跟我说的那样, 看到我发的一些酸枣啦, 槐树花包子啦之类的图片,就让她又感觉回到了童年一样, 骨子里,对这片出生的土地还有有那么多的依恋。

我这土鳖漂洋过海到大连读书算是平生第一次出县城范围, 跟同宿舍的同学上街, 抱怨说鼻子难受,这空气怎么这么差啊, 然后就被大连本地的“老四”兑了一句“那你别在这儿呆啊”, 噎的我是哑口无言啊, 现在想想,那时候的空气再差, 也他妈的比现在强太多啊!

在外面飘了这么些年,房价高,整个大中国的民众都在呐喊, 刚毕业那时候没钱, 没意识, 现在倒也不是买不起, 可是,总是没法说服自己就在当地扎下营寨, 那种思乡的情结一直深深的缠绕而挥之不去…

父母年岁一点点的变大, 且又不愿离开那片土地和周边的人, 我在外扎根就意味着没法照顾他们, 可是回去,除了前面的那些经历,直到这次5.28招远发生的事情,又让我如何回去?!虽然是小概率事件, 但反映的却是整体社会环境的恶劣。

我想过移民,可又想不出移民的充足理由,心里的那份牵绊是第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, 而且,国外也不见得就没有烦心事和“鬼叫门”, 有人的地方就有混乱和纷争, 要面对的还是要面对, 所以,这是我为什么还是继续留在国内的主要原因, 逃无可逃啊!

我只希望这个国家通过健全体制,让好的人得到保护, 让坏的人得到严惩!

好的制度和律法是社会进步的根基

现在出现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, 大家都被迫去调动舆论的力量来倒逼行政机关,以期还正义于民间,可是现在zf不透明,不公开的行事作风往往虚与委蛇的愚弄大众, 一面宣导道德,一面却姑息那些做最不道德事情的, 实在令人扼腕。

实际上, 期望以道德为纲来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,基本上从开始“架构”方向就错了。 人不是机器硬件, 输入输出可以机械的界定, 人是灵活的, 是理性的,同时也是感性的, 道德或许可以多少感染一下感性层面的心智,可远无法制衡整个人的思想和行为, 唯有制定良好的法度和行使机制,才能让整个社会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, 恶法只会怂恿鼓励好人变坏, 没有良好的机制设计,好的法度也只是空谈。

君不见碰瓷的奇观逸景在我大中华各地频现? 很多仁人志士早就指出了这里的根源在哪里, 我们只是不在那个体制下,无法了解为什么这个层面高举道德大旗的相关恶法还是依然如故? 我很佩服美国人的案例法, 从开始就避免了很多脑残的一刀切的做法, 谁告诉你行人都是应该“救济”的,又是谁告诉你开车的就都是非善类?而国内现在这个层面的相关法律,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不用”救济”的都会主动去寻求”救济”了…

我老家很多人都有一种看法,就是南方人聪明,有经商头脑,所以他们比自己富裕,可是,从我看到的却是,每个地方的社会环境对当地人的影响才会造成经济上的巨大差异。 我一般一有假期就尽量跑回老家多陪陪父母, 也就经常听他们絮叨一些家长里短, 比如村东头某某家种的菜刚熟了昨天晚上就被偷了, 某某家的羊啊,牛啊又被偷了,云云, 大家想一下, 如果治安都这么差, 又有谁愿意更多的付出,去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那?我辛辛苦苦大半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,都tmd让别人享受了, 我倒宁愿只做一些适量的,能够在享有和损失之间取得平衡就好了,不是吗? 所以,为什么江浙沪经济强盛, 不是说他们的人聪明,而是相对来说, 政府治理的社会环境要好一些,之后,大家才会各展潜能。

建设好的法度一定可以让这个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,但不是充分条件, 设计了好的法度还需要切实执行落实,才能发挥最终的功效, 这就得设计一个好的制衡框架, 因为落实的时候需要人去落实,而人是灵活的, 甚至是过于灵活的,所以就需要某种可制衡的框架来适当的约束这些落实的人, 让他们尽量在落实的过程中不会偏离的太远。

这也早就不是什么新的甚至革命性的理念, 三权分立, 日美早已走在前面, 而我们1/3部分却没有断奶, 还要依附于另一方,只是分了,没有立, 不知道在中国梦期间, 能否打破相关利益方, 让该立起来的能够立起来, 我们拭目以待吧, 希望在心,就不怕路远…

这个世界上,有善就有恶, 没有必要因为看到了恶就认为所有都是恶的, 因为那不会让我们幸福; 也没有必要因为看到恶的,就舍弃了我们原本的善; 让我们心存希望,勇敢向前!

题外话

给某些公司提个产品建议, 比如叫Revenge Assurance, 如果你可以提供Revenge服务,那么可以进而提供这种Revenge Assurance服务, 即客户可以预先支付保费,并合同中签订Claim的触发条件, 当条件触发之后, 公司层面直接执行合同义务。

如果有谁知道哪个公司有这种服务,请一定要告诉我 ;)
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


「为AI疯狂」星球上,扶墙老师正在和朋友们讨论有趣的AI话题,你要不要⼀起来呀?^-^
这里

  1. 不但有及时新鲜的AI资讯和深度探讨
  2. 还分享AI工具、产品方法和商业机会
  3. 更有体系化精品付费内容等着你,加入星球(https://t.zsxq.com/0dI3ZA0sL) 即可免费领取。(加入之后一定记得看置顶消息呀!)

知识星球二维码

开天窗,拉认知,订阅「福报」,即刻拥有自己的全模态人工智能。

订阅「福报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