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忆外婆


2014年从msn space存档中重新恢复出来!

今天二舅打电话过来,问我能不能回去给外婆烧三年,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在内心深处压抑着某种东西,虽然我以工作忙为由说回不去,实际上我知道这不是我的理由,不是不能回去,也不是不想回去,而是一直情怯于此…

其他方面我或许还算过得去,但各种情感的处理上,不可否认,绝对的懦夫!明明想好好孝顺父母,明明想要他们知道自己多么的在乎他们,爱他们,但就是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这些,对外婆更是如此。

外婆是我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春节后过世的,那个时候我正在常州,冬天,那个地方最冷的时候,直到外婆入土为安了妈妈才告诉我这个噩耗,她不想我回去,她一个人伤痛就算了,不想儿子陪她一起,但是当时我的眼里明明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不住的涌出,没有缘由,虽然一再想去制止,却根本就是徒劳…

从小到大,我努力学习,好好工作,就是为了能够将来多争一些,让家人幸福一些,对父母,对外婆孝顺一些,但是,我发现我这这种观点或者说最初目的是如此的单纯和愚蠢。我毕业第一年就买了数码相机,还是借钱买的,不是为了好玩,纯粹为了春节回家能够跟家人合个影,纯粹的为了能够留下更多外婆的身影,但老天爷就是这么“通情达理”,那年春节,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外婆,那年春节留下的照片也是外婆留给我妈和我们的最后一张合影,那年春节我应该再多陪陪她…

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妈妈几乎每周最多一个月都要带我回外婆家一趟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春夏秋冬,一贯如此,而每次回去,外婆都会准备我最爱吃的饺子,虽然那个时候我并不讨外婆喜欢,甚至老是跟表妹抢东西惹她生气,但是,这并不妨碍我每次吃到外婆做的饺子,我知道那是专门为我做的,虽然表面上还是对我凶巴巴的,但是内心却并非如此,一直到我长大了,参加工作了,外婆才真正对我和蔼,从那年春节拉着我的手不放,我能够感觉到她对我有多在乎。

有的时候,妈妈可能有事情不能去外婆家(也就是二舅家),而我又能够自己骑自行车的时候,狂奔13里地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,不是路途遥远,而是近在咫尺,除了上坡,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双脚狂登,1个小时的路程我要缩减的更短,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每次皆如此。其实,表哥表弟不在家,只有表妹在的时候,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,去外婆家一点儿意思没有,跟她们玩不起来的,但是,我就是那么急切,没有原因的急切,急切的想去,或许就因为那顿饺子。老妈从老早就开始教我擀饺子皮,却总也教不会,反而是外婆教会我擀饺子皮和包饺子,我只记得那次就我自己到外婆家,平常妈妈会帮外婆一起包,这次没来,看外婆一个人包,我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主动要求外婆教我,就那次之后,我学会了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,同时擀给三到四个人一起包都没问题…

外公早年过世,外婆一个人拉扯我妈兄妹4人(据我妈说她还有其他兄弟姐妹,但那些年闹饥荒和自然灾害…),为了生活,当年一个人去生产队争工分,到处挖野菜,甚至偷偷饲养“资本主义尾巴”。我妈一直埋怨外婆没有让她继续读书,小学一年级读完就让她辍学了,但我知道老妈并不是真的要埋怨外婆,老妈也知道,虽然当年外婆一个劲的赶她“出门”,实际上也并非外婆所愿,外婆也一直难受于此,所以老是盼望老妈经常回去看看,即使老妈没空,起码我过去也好,每次离开,都大包小包的往自行车上绑,因为外婆知道,我们家那个时候境况并不好,吃菜都舍不得,而外婆家有一个很大的菜园,所以自然而然我和老妈回外婆家就跟打劫没有什么区别…

从我上高中,大学,学业繁忙,甚至相隔更远的两地,去外婆家的机会明显比原来少了许多,只能放假和节假日才能去一趟两趟,而我也不是小孩子了,所以,不会像原来那样做各种让外婆生气的事情,虽然即使做,她也不会像原来那样责骂我。这个时候的外婆虽然不用像以前那么操累,但我还是能够感觉,她实际上并不十分快乐,因为儿媳妇有时候说话和态度对她不好,虽然我也知道,但我作为晚辈也不知道如何处理,我心向外婆,却有心无力,我二舅是个好儿子,孝顺儿子,远近闻名,但二舅母却并非如此。所以,每次我在的时候,都会想尽办法调节这种气氛,但实际上我没有想出任何办法,我只能内心默默地祝福外婆。

从我上大学到毕业,外婆见到我都是笑盈盈的,因为我们家出了个大学生,而且从小成绩优异,为家里争光了,或许因为我的缘故,外婆时常会对老妈唠叨当年没有让老妈继续读书的事情,但我知道,当时情况没有办法,老妈也理解,外婆也只是想向老妈表达当年那种歉疚吧,可是又有谁会怪她那?!

外婆的一生其实是愁苦的一生,好日子没有过几天,当我毕业了想多挣点儿钱孝敬她老人家的时候,她却不给我这个机会,呜呼~,每想至此,都禁不住热泪盈眶…

外婆后半生的最后几年因为半身不遂,是在炕上度过的,偶尔出门晒晒太阳,也是我妈回去看望她的时候,我因为在外读书,所以也不能经常回去看她,应该比较愁苦吧,想到这里就会鼻子发酸…

2007年2月27(阴历)是外婆去世三周年的日子,谨以此文献与她,希望她在天堂可以快乐,并一直庇佑着我们…

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,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…

我可以把死亡看的豁达,但为什么我却禁不住那满面的泪水,任他们肆意,而不想抚去…

于2007年4月13号晚


>>>>>> 更多阅读 <<<<<<